嘉靖的脾气究竟有多臭竟惹得宫女组团杀他琼瑶

 

  

文:寇研(读史专栏作者)

  

01

  

传统帝君后宫,皇帝坐拥佳丽三千。从皇后到干粗活的底层宫女,名义上都是皇帝的女人。虽然皇后和女奴之间,堡垒森严,不知隔了多少等级,但在“母以子贵”这个至高无上的原则的统摄下,后宫所有女性的社会地位其实并不那么牢固。

  

吴敬梓在《儒林外史》中说,“任凭他是青楼婢妾,到得收他做了侧室,后来生出儿子,做了官,就可算的母以子贵。”寻常人家尚且如此重视传宗接代,何况天潢贵胄。

  

也因此,某种程度便可说高高在上的贵妃,与给她端洗脚水的粗使丫鬟,其实也在同一起跑线,真正的分野出现在能否生出儿子这桩事体上。

  

这在大明帝王史上也是得到实实在在的验证的。十六代帝君中,有三位为名不见经传的宫女所生,弘治皇帝(明孝宗朱祐樘),万历皇帝(明神宗朱翊钧),还有在位仅一个月的明光宗(朱常洛)。也因“母以子贵”,这三位宫女在后宫的地位得到了火箭式上升。

  

由此可见,帝王后宫的竞争残酷是事实,宫女命运的改变却也经常发生……

  

做了这么多铺垫,只是想说明在古代“后宫”这个奇异的生态圈中,皇帝对宫女群体而言的神奇存在。只要他在,一切皆有可能。

  

所以也就难怪嘉靖二十一年十月的“壬寅宫变”,会成为几千年来帝王史上“惟一的一件宫女谋杀皇帝案”了。

  

古代宫女的相关知识不用普及了,不过就像别人掌心的蚂蚁,动动小指头,便可随意碾灭,动辄还搭上全家性命。

  

那嘉靖皇帝的脾气究竟有多臭,竟招惹的宫女们使出这招空前绝后的“杀人八百自损一千”的招数,谋杀他呢?

  

02

  

为保大明王朝基业千秋万代,开山祖师朱元璋早早就定下了两个继承原则:“嫡长子继承制”居首,“兄终弟及”护驾。

  

1521年三月,史上著名的荒唐皇帝明武宗朱厚照以“绝嗣”结束了自己的帝王使命。又因明武宗是名副其实的“独子”,“兄终弟及”便无从提及。

  

朝廷大臣商议,又经明武宗的母亲张皇太后允准,两方意见达成一致,明武宗的堂弟朱厚熜被内定为皇位合法继承人。

  

以堂弟身份、以藩王身份入继大统,对朱厚熜,可算是天上掉馅饼了,但也许正因为之前不过区区藩王,只是在命运照拂中偶然坐上了皇位,本就心胸狭隘的嘉靖帝,特别在意别人对自己的态度。

  

此后近二十年中,除了求仙问道,嘉靖帝绝大部分精力都花在两件事:第一,和祖宗规矩较劲,第二,和张皇太后较劲。

  

他一面费尽心思与祖宗斗与大臣斗,想把自己的藩王父亲也挪进皇室宗庙,跻身“先帝”队伍,一面开启了全方位气死张皇太后的节奏。

  

张皇太后,也即弘治帝的皇后,也许是历史上最寂寞的皇后和皇太后了。在他丈夫当皇帝的日子里,因其是“一夫一妻制”的身体力行者,偌大后宫,只有皇后一人,宫斗无从说起。到了独子朱厚照当皇帝,没有兄弟来抢皇位,后宫妃嫔均膝下无子,即便宫斗也没有了斗争焦点……想想那样的后宫生活,从皇太后到各级嫔妃,该是多么无聊。

  

大半辈子顺风顺水不知宫斗为何物的张皇太后,可说不知何谓危机意识的。她虽也模糊懂得现在轮到堂侄做皇帝,自己不能太嚣张,所以也有一些表示,比如派自家弟弟亲迎新皇帝入紫禁城,以示投诚之意。但多年来过惯了被人捧在天上的生活,一时半会是难以落地的。

  

张皇太后自认为已纡尊降贵的让步了,在嘉靖帝看来却远远不够,而她无意间延续的过去多年间的惯性思维,比如要求嘉靖帝母亲觐见时行藩王妃下跪礼,比如继续称其为“妃”等细节,已经足够心胸狭隘又大权在握的年轻皇帝将她记在黑名单了。

  

当然,嘉靖帝也明白,张皇太后在朝廷、后宫多年,根基远胜于他这个初来乍到的皇帝,而她本身行止,也没什么大的可指摘之处,除了家里两个弟弟沾着姐姐的光,多年来骄横跋扈,但当朝哪个皇亲国戚不是这样的?

  

这样嘉靖帝只剩下一件事可做了:持之以恒的、坚持不懈的让张皇太后闹心、不痛快。

  

张皇太后有的一切,身份、地位或日常供需,嘉靖帝都要为自己母亲争取。同时,又不动声色的压制张皇太后的气焰,比如降低太后生日宴的规格等等。

  

再就是,一个劲的怂恿言官举报太后亲戚贪污受贿各种不法行径,最后逮了太后弟弟关在牢里,不说杀也不说不杀,让太后天天惦记、气郁。

  

终于,张皇太后傲娇了大半辈子后,在其晚年被自己亲选的皇帝气死了。

  

 

  

03

  

要说这张皇太后的缺点,无非就是性情上高傲了些。这也是能理解的,毕竟不论她的家世还是后来弘治帝终其一生对她的专宠,都足以使她成为“何不食肉糜”的那类人。

  

她虽然德高望重,却安居后宫,没什么野心,外戚仗着她的庇护干些坏事,到底也没有影响政局,坏处远远小于嘉靖帝倚重的严嵩等人。

  

但尽管如此,嘉靖帝对张皇太后的怨恨,莫名的深刻且久远,不论在其生前还是此后。这怨恨不仅促使嘉靖帝本人处处给太后穿小鞋,也牵连到太后身边的人。

  

嘉靖帝入继大统时15岁,尚未婚配。依照当时的惯例,张皇太后主持了选婚,为年轻皇帝挑了皇后陈氏。因了太后这层关系,嘉靖帝日渐地不待见陈氏,陈氏如履薄冰地侍候皇帝七年后, 终于有了身孕。

  

皇后怀孕,怎么也是件大喜事,喜当爹的嘉靖帝便也经常到皇后宫里坐坐。有一日,夫妻俩和嘉靖帝另外两位妃子张氏和文氏一起喝茶,当着皇后的面,嘉靖帝伸手去抓两位妃子的手,眼前情景让皇后的自尊心受不了,她重重搁下茶碗,作势离去。嘉靖帝眼见得皇后在他面前如此耍大牌,暴怒大喝,痛斥皇后。

  

不过是被凶了一顿,按常理也没多大要紧的,但皇后仿佛是看了比《午夜凶铃》还恐怖一千倍的恐怖片,惊吓过度,当夜流产,几天后就去世了。

  

面对死去的妻子和孩子,嘉靖帝不仅没有内疚,还异常愤怒皇后竟这般脆弱,他下令裁减了皇后丧礼的规格。

  

从这一细节,便可见嘉靖帝的性情促狭、暴虐到何种程度。

  

陈氏去世两月后,后宫迎来了新一任皇后。新后张氏的德行在历史上是有口碑的,史称“张皇后在御数年,上方追古礼文之事,每岁皇后率从上分献宗庙、率诸嫔御行出郊亲蚕礼。九年,颁章圣太后《女训》于天下,上命诵习,自宫中始,翰林院更撰内则新书合歌二庙,以兴天下之妇教。是时,皇后日率妃夫听讲太后前……”

  

嘉靖帝与张氏原本也是“燕婉之好”,直至六年后某日,张氏因张太后弟弟被皇帝羁押之事,在皇帝面前为太后说了一句好话,嘉靖帝瞬间翻脸不认人,不顾六年夫妻情分,当即下旨废黜皇后,幽系别宫。

  

从此,他对张氏不闻不问,任其在软禁中慢慢死去。

  

04

  

从嘉靖帝对待张太后和两任皇后的态度,便可推知一心向道的嘉靖帝睚眦必报、阴狠毒辣的性情。

  

太后和皇后均身份尊贵,不能动武,嘉靖帝仅仅动用冷暴力,便轻松将她们逼上绝路。而一向嗜好“廷杖”的嘉靖帝,在朝堂之上,动不动就对那些一品二品大员打板子,据载,“总计嘉靖帝一朝所杖杀的朝士,超过前代五倍多”。

  

对待有身份有地位的朝臣动辄杖杀,后宫那些身份卑微的宫女的命运可想而知。若说她们每天都是提着脑袋为嘉靖帝端茶倒水,应也不为过的。

  

嘉靖二十一年十月二十日,忍耐到极限的宫女在沉默中爆发了,她们做了个惊天动地的决定:谋杀嘉靖帝。

  

这天晚上,嘉靖帝就寝在曹端妃宫中。宫女杨金英秘密串联了其他宫女十六人,待嘉靖帝入睡以后,一众拥上去,堵嘴的堵嘴,捆脚的捆脚,另外的人用绳子紧紧勒住嘉靖的脖子,齐心协力送这位暴君见阎王,这是一个历史即将改写的关口……

  

但一个叫张金莲的宫女在中途退缩了,她害怕闯下弥天大祸,迅速密报嘉靖帝第三任皇后方氏。方氏紧急派人前来,方解除危机。

  

宫女毕竟没有杀人经验,外加心里害怕,手慌脚乱,众人鼓捣了半天,也只是把嘉靖帝勒昏了。

  

“宫婢犯人一十六人”包括企图告密自保的张金莲,皆被处死,枭首于市。历史长河中,她们本是一群身份卑微的女子,在大内皇城中像草芥一样自生自灭,没人会记得她们姓氏名谁。但因这起谋杀案,她们在官方史料中留下了名字。

  

她们是:杨金英、杨莲香、苏川药、姚淑翠、刘妙莲、关梅香、黄秀莲、黄玉莲、尹翠香、王槐香、徐秋花、张春景、邓金香、陈菊花。

  

在史上这独一份的宫女谋杀皇帝案中,皇后方氏该说是嘉靖帝实实在在的救命恩人。但她的下场也没好到哪去。

  

方氏因此谋杀案发生在曹端妃宫中,曹氏难脱其责,便秘密将她处死。而曹氏刚好是嘉靖帝喜爱的妃子,于是,方氏尽管救了丈夫的性命,仍然上了他的黑名单。

  

五年后某日,后宫发生火灾,皇后受困火海。嘉靖帝命众人原地待命,不予施救,眼睁睁看着皇后被火光吞噬……

  

  

  

  

  

其实,教育孩子这件事,并不能完全靠老师,

  

99%的孩子是需要家长教育的!

  

面对孩子10到18岁青春期的叛逆

  

引导孩子看完这十本书

  

为孩子成长指明方向

  

胜过吼他打骂他